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揭秘两岸春节包机谈判:蔡英文说“想搭第一班飞机去上海”

(来源:网站编辑 2019-02-10 17:27)
文章正文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吴君如为陈可辛庆生海峡两岸的同胞魂牵梦绕,翘首等待了将近一个甲子。

春节回家过年,是中华民族传统习惯。尽管拖儿带女,也要阖家团圆,在大陆打拼的台湾朋友也是如此。

让他们欣慰的是,两岸航空业者为了保证台胞返乡过年,今年春节期间增加了600多个航班,热情周到的服务,成为一道靓丽的人文风景。

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到台北松山机场,只要一个半小时。在上海用完早餐,到台北中午吃团圆饭,时间上绰绰有余。然而,人们在享受这些便捷旅程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经历的曲折与艰辛,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两岸交流成果。

上海去台北花一天时间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两岸之间从隔绝到来往,从音讯杳无到“自由行”,从卸货、换船、弯靠日本那霸的探亲船到如今两岸直航班机如梭……40年来两岸经历了太多的曲折与磨难。

如果你登过上海的东方明珠,面对台湾方向有一个箭头和数字:台北680公里。然而,就这样一个距离,上世纪90年代我去台北的时候,要花整整一天时间。

早上7时在上海虹桥机场坐上飞机去香港,带着行李从机场出关后,赶到位于香港中环的台湾“中华旅行社”换入台证。那个地方很小,只有两个办证窗口,显得十分拥挤。因为必须本人到场才能领证,张曼玉与老友叙旧所以这里是大陆赴台人员必到之地。工作人员很官僚,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快轮到我们团了,可是上午的工作时间结束了,我们只好继续等到他们下午上班。

办好入台证后全体人马再回到香港机场。因为心里没有底,我们买了到台北的联票,却没有确定具体航班,只好再排队签台湾中华航空的航班。就这样,我们一行人到台北出了关已是第二天凌晨1时多了。接我们的司机因为车子开得快了些,还“吃”了一张罚单。现在回忆起来,真是有点不可思议。

海峡两岸开放探亲之后,“三通”成为热门话题。随着两岸关系的发展,跨越海峡的人员日益增加,转机换乘造成诸多不便,直接通航成为两岸民众的共同呼声。

两岸航空业者都开始了直航的准备。早在1995年10月7日,台湾中华航空公司的班机就涂去了“青天白日”图案,改喷“红梅”图案,准备谋求飞驶大陆的航权。

1995年底,台湾与澳门航空签订了航约。尽管台湾当局羞羞答答,竭力表明不是直航,要求班机到了澳门再改航班号码。然而,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同一架客机到了上海北京。从台湾到大陆的同胞多少减少了一些劳顿之苦。

我们知道,台湾海峡南北长380多公里,东西宽180多公里,在拥有现代化交通工具的今天,早已不是天然屏障。然而,易烊千玺成人礼完全是人为的因素,让民众往来于海峡两岸都得经过第三地绕行。当时,我曾经问过几位经常往返于两岸的台商,他们认为绕道费时、费力、费钱,完全是毫无道理的劳命伤财。

当时台湾的《中国时报》就尖锐地指出,自从两岸开放旅游探亲以来,“转机转了7年半,转掉4兆新台币”,“每年36亿新台币,平白送进外国人的口袋。”这家报纸的记者还通过调查统计表明,直航到上海需要1万元新台币,而经香港转机的费用却是直航的3.8倍,认为这种损失既令人痛心,也蒙受着耻辱。

台湾民航班机首抵大陆

为了早日结束这种局面,不少有识之士作出了许多努力。2002年10月24日,台湾知名人士、中国台商发展促进协会理事长蒋孝严提出了开辟“台商春节包机”的提案。

回忆当时,蒋孝严坦陈,“老实说,当时很少有人认为它一定行得通。因为距离春节只有3个月时间,而且(台湾当局)根本没有意愿。加上两岸近三四年来没有常态的沟通和磋商管道,要把这项牵涉层面极广的工程在短期内完成,没有人敢抱乐观的态度。”

不到一周,10月30日国台办发言人李维一就表示,我们愿意采取积极措施,让台商以各种便捷方式返乡。然而,台湾当局有关机构却持完全反对的立场,以强调包机证照查验的法律问题复杂等理由进行干扰,执政的民进党阵营中反对声浪占据了上风。

在两岸对待包机的态度及意见大相径庭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包机胎死腹中,11月21日,蒋孝严带着部分台湾立法机构的有关人士和6家航空公司的代表到了北京。第二天,大陆的民航部门即与他们进行磋商。大陆民航主管部门支持春节包机,并坚持要由双方业者参与对飞。因为包机属于商业行为,商机应该公平分享。磋商中,蒋孝严认为大陆方面言之成理,无法否决。但他一再力陈当前实际的困难和复杂性。

当天下午,国务院台办主任陈云林会见了蒋孝严一行,对其推动两岸直接通航所作的努力表示肯定。陈云林说,在两岸实现直接通航之前,大陆的台商和家属希望在春节期间包机直航,返乡过年,是合情合理的要求,也是完全可以办到的事情。我们的希望和合理的要求是双向直航,如果台湾方面认为目前实行有一定困难,我们也愿意听取和考虑你们的要求。关于包机经停港澳的问题,我们认为完全没有必要。

回顾那次长达两个多小时的会谈,蒋孝严深有感慨地说,这次和陈主任的会晤,是这次包机能否成功的关键。在整个过程中,对方展现了具体的善意和弹性,作了相当大的让步。比如,把所谓“政治问题”和“政治符号”都予搁置或淡化,对困难度极高的“证照查验、文件适用”等可能涉及到“国际国内法”问题均采取了灵活变通的方法。

晚上,双方磋商终于有了结论,最主要的内容是,大陆在第一次包机案中不再坚持对飞。但第二轮包机运作中,大陆航空业者必须参与。大陆同意以“时势变迁”不引用任何过去之法律文件为审批台商包机的依据,不坚持但仍希望台北包机飞上海途中,不要中停港澳。有关“三照两证”的查验,大陆主管机关人员不登机执行,而另由各航空公司出具证明书函之变通方式为之。

12月4日,台湾当局终于通过了“大陆台商春节返乡专案”,规定只允许台湾民航业者申请在春节期间以包机方式运载大陆台商回乡过年。包机的出发航点限于桃园机场或高雄机场,抵达机场只能是上海浦东机场或虹桥机场。包机来回都需在香港、澳门中途降落,乘客只能是大陆台商及其眷属。

这天上午,蒋孝严与当局陆委会主委蔡英文会面。蒋孝严事后透露了会面情形,“基本上,当时她的反应是正面的。而且认为我方业者可以即向大陆民航提出申请了,还开玩笑地说,如果包机成行,她都想搭第一班去上海。”

尽管这次台商返乡包机是台湾航空公司单飞的、仍绕停港澳的“曲航”,但是,这毕竟是经历54年漫长岁月后,台湾的民航班机首次飞抵祖国大陆。2003年1月26日8时52分。女机长陈蓓蓓驾驶尾翼喷有红色梅花图案的波音747—400型18206号客机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从两岸“曲航”到海峡直航

2004年初,正当台商期盼包机运作有所进展的时候,台湾当局一方面拖延时间,一方面提出包机的洽商要以海协会与台湾海基会复谈为前提,当年春节包机的计划以失败而告终。

2005年新年伊始,大陆民航部门考虑到广大台商的愿望,向台湾航空同业发出开通台商春节包机的提议。这一提议立即受到台湾航空业者、媒体和民意代表的拥护。

1月9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政策会执行长曾永权、知名人士蒋孝严、发言人张荣恭等5人组成了“推动台商春节包机”参访团,来到了北京。第二天,国台办主任陈云林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了曾永权一行。

陈云林在会见中说:“春节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是合家团圆共享天伦之乐的日子。我们愿意为台湾同胞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只要是有利于台湾同胞的事,我们都愿意去做。我们希望促成2005年台商春节包机,以便利台商安全地返乡过年。”

这次会谈,用蒋孝严的话来说,“双方达成了突破性的原则共识”,两岸民航客机在春节期间实行双向对飞,并且不再由港澳中转。

这次春节包机的磋商过程,两岸航空业者之间合作得很默契,最终达成了共识:2005年春节包机采取双方对飞、飞经香港不落地的方式。包机时间确定为1月29日至2月20日。两岸确定北京、上海、广州、台北、高雄5地为飞行地点,两岸各有6家航空公司参与飞行,双方各飞24个往返航班。消息传来,两岸航空业者和台商都感到无比兴奋。

从这年的春节包机开始,“包机”这种两岸之间独特的交通形式范围不断扩大。按节气分,有了中秋包机、清明包机、端午包机。按种类分,有了医疗包机、货运包机.......包机促进了两岸之间的交通状况变革。

等到了2008年12月15日,空运直航、海运直航、直接通邮正式启动,海峡两岸直接“三通”终于实现。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海峡两岸的同胞魂牵梦绕,翘首等待了将近一个甲子。

(作者原系上海市政府台办调研员)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